投影牆上的袁志傑

此時此刻,我第一次意識到「袁志傑」是一個擁有自主權的臉書帳號用戶,不,不只是臉書用戶,不只是在許哲瑜作品裡跳針般存在的遊魂,更是個活生生的人。也就是說,那些故事中的故事其實都真實發生過,並完整授權給他的好友使用:「我將我的身體形象、生活經驗、私人情感交予給你,請像操縱人偶一般地使用我吧!」

過於喧囂的無聊(不完美告別)

身為一直活動並不停製造、生產、拋棄廢物的人類而言,這個問題很巨大,每個人都在走向死亡,不可避免地死亡成為存在的前提,聽起來有點絕望,但「先行拋棄自己」向來都不是被鼓勵的解決方法,甚至也無法控制或央求世界遺棄你,而我們恰巧也知道:今天睡著前心臟若還是跳著的,明天一樣會到來,自我在現世的時間仍舊繼續(假使你沒有在睡夢中離去)。